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屏明月

善心,点亮心灯;慧心;使心灯长明。

 
 
 

日志

 
 
关于我

俺是明月,家住在锦屏山下,我的家乡盛产太阳下面最优质的柿饼。还有花椒、苹果、核桃。小麦。就是歌中唱的那个“果甜麦香”。这下您该明白了吧!

网易考拉推荐

山西矿难揭秘:尸体不许出省 亲属剐肉背骨回家  

2013-01-12 15:52:22|  分类: 社会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西矿难揭秘:尸体不许出省 亲属剐肉背骨回家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岁末冬时,山西省临汾市,这个曾经被冠以世界污染最严重称号的城市,如今仍淹没在浓重的雾霾中间,以大槐树和“苏三起解”闻名的洪洞县,也属于临汾市,就在此次事故发生地蒲县的东邻。

数字

2万 85万

死亡对于那里的工人来说已习以为常。据工人说法,“每个人给了2万块钱,当地死亡的老乡给了85万。”

80元 20元

一位山西省驻临汾市媒体工作人员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吨煤成本一般是80元,其中有20元是给领导的,还有3-5元是给各路记者的。

零发生

前山西省省长王君曾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上介绍,自实施煤炭资源整合以来,山西3年来减少因矿难死亡的人数达1804人,生产百万吨煤的死亡率为0.085,不到全国平均水平0.56的1/6,两年来实现了特别重大事故零发生。

A 尸体转移到外地

伤者送其他市县

2012年12月31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安委办发布公告称,经多方查证,并向“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安全质量环保部”负责人初步核实,12月25日15时左右,山西省临汾市境内由“中铁隧道集团二处有限公司”施工的山西中南部铁路通道南吕梁山隧道一号斜井正洞右线开挖掌子面,现场补炮作业时发生爆炸,造成8人死亡、5人受伤,项目经理部未向相关部门报告,涉嫌瞒报。

据了解,事故发生后,中铁隧道集团公司经理部第六分部经理宋海涛、党支部书记兼副经理杨美东、总工王秋林当晚研究,蓄意对外封锁消息,隐瞒事故不报。当公安机关接到报警出警时,宋、杨、王等人拒不向出警民警提供真实情况。

为隐瞒事故真相,宋海涛等人决定将8具遇难尸体转移到事发地以外的殡仪馆火化处理,将5名受伤人员送到其他市县医院救治。

12月26日,宋海涛向6标项目部黄经理电话汇报了事故情况。黄却未按职责规定向上级报告事故。临汾警方称,宋海涛等4人在事故发生后不依法履行职责,蓄意隐瞒事故不报,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39条的规定,涉嫌不报安全事故罪。2013年1月1日,公安机关依法将犯罪嫌疑人宋海涛等4人刑事拘留。

B 究竟死了多少人 这些工人不知道

1月6日,蒲县乔家湾乡木坪村南侧,由中铁十二局承建的山西中南部铁路南吕梁山隧道工程项目指挥部门前冷冷清清,一些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人待在一些屋里,记者询问情况,他们需要查验记者证件,但是什么情况都不说。

铁路以西略偏北向东略偏南的方向穿越这座山,总长度2万多米,这个工程段的2个斜井就是为在铁路隧道内部施工打穿的。出事的就是1号井施工段。

在隧道1号井入口处,值班室,一群来自四川的民工正在屋里无聊地烤着电暖风。他们是施工三队的工人,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们只记得,下班回来时才听说出事了,死了人,但是一队施工的方向是跟他们相反的,两个施工作业面相距有6000多米。

究竟死了多少人,这些工人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当天下午2点多出了事情,晚上一队所有人都被大客车拉走了。

“据说每个人给了2万块钱,当地死亡的老乡给了85万。”一位工人说,但是他们都没见到。

记者在木坪村和曹村附近询问和此次爆炸相关的情况,所询问之人全部回避,不是说不知道,就是扭头就走。

事发当天在何处 工程部长不知道

记者向工程负责人和相关人员致电咨询,除了工程部长耿红松接了电话外,其他人不是不接电话,就是手机关机,甚至有的号码已经显示为空号。

据耿红松说,他也是在网上了解情况,当天的事情他不知道。记者询问他当天在何处,他也说不知道。再问他为何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时,他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他说可以向临汾的调查组咨询情况。打通负责炸药工作的张帅的电话,其否认自己是张帅。

在项目部工人宿舍,有几位工人赶着去吃饭,问及当日情况,大多数都说不知道。一位工人说1号井是因为违规处理一种爆炸物,因为工程马上就要结束,而这些爆炸物又不能留存,所以不如把它最后用在工程上,省得事后处理起来麻烦。

临汾市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的李主任向记者说,这次爆炸事故临汾市委宣传部没有参与相关事宜,有调查组在临汾驻扎,有什么事情都以调查组结论为准。

留在现场的工人无人知晓情况,在场的工人都被送到了外地,远的送到了300多公里以外的河南的医院,其他的则被紧急送回老家去了。

C 这里大多数工人 都是没有经验的

8条生命的逝去,没有让这里感到悲痛。违规操作只要没有出事,似乎大家都能接受。

施工三队的一位工人说:其实领导应该知道这事情是违规的,但是还要这样做,他们可能是怕申报麻烦,也有麻痹大意的原因,谁知道一下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这些工人向记者介绍,每个施工队都要分层的,作业面一共分两层,1号井共有一、二、三、六队四个队。施工时最多是1000多人,一队那天要是不出事,应该第二天就结束工程,领了工资就可以回家了。工人说,他们一个月工资在4500元左右,奖金两三百元。

一位在此次工程里负责做衬砌工作的川籍工人总结一般工程出事故的几个原因:工地塌方、放炮爆炸、打穿地下水流造成的管涌。

这位川籍工人也说,这里大多数工人都是没有经验的,不过他认为,这些工作只要教教就会了,简单得很。

在他们值班室的大箱子里,一堆安全帽仍在里面,有红色和黄色之分。记者问他们,这个安全帽结实不?工人笑着说,很结实,拿大油锤都砸不坏的。再问他红色和黄色有什么区别,工人回答说,红色是领导视察戴的。

一位当地的媒体人也说出同样的实情,因为中铁十二局是央企,在地方有些什么情况,临汾市根本管不着。此次事件也是如此。

但是这些留守的工人却没有人知道这些情况,甚至不知道省长来过这里。

死几个人是常事 大多赔钱就完事

同样在曹村,人们似乎对死亡8人并不震惊。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偷偷向记者介绍,山西因为煤矿多,以前黑口子(未经批准私自开挖的非法小煤窑)经常死人,大多数都被掩盖,死几个人是常事,大多数赔了钱就完事。2007年12年底,洪洞县一次矿难就死了70人,死8人不算什么。

这位村干部说,有时候有记者去采访,煤老板就按照宣传部提供的花名册“发工资”,有新闻出版总署记者证的给两三万、大几千的都有,那些没有署证的土记者(无署证,但是对方默认其存在,因其大多数都认识有署证的朋友,随时能引外面记者过来)就少了,有的是两三千元,有的可能就是1000元。山西忻州曾经冒出一个村子的土记者,都是靠吃矿难饭的。一个以前卖猪肉的改行做土记者后,一年赚十几万元。有些中央媒体在山西倒卖署证,一个证5万块,然后每年再给报社上交不等的费用。

 

这位村干部还说了一些令人震惊的情况。他说,有些外地人在山西矿难死后,由于尸体不许出省,一些人就将死去的亲属尸体上的肉剐掉,背着骨头就回老家去安葬了。综合时代周报、新京报

媒体评论

“剐肉背骨”

是要上史书的

这是怎样的一幅图景?文学作品恐怕都写不出来的“剐肉背骨”,竟发生在现实生活中。山西强令异地死亡者就地火化的政策,是注定要上史书的。

小编有话

这样的场景,小编不忍想象……不知当事人该是何种心情!悲!愤!

netease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晚报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